Silhouette.

=saki
微博@年糕子Saki

影子遇到了光
它决定变得明亮

文风因为最近看的东西有改变…不知是往好的方向还是坏的方向走😔 有机会就去更完整的。去年就想写原创一直提不起笔来,有天晚上心血来潮搞出来小短篇。没有的话就当个纪念吧

欢迎大家给我提改进建议!给你们啾咪❤️!x

【三日鹤联文-预告】Talking to the moon

我只是一个预告w

“因为......三日月大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月亮一样啊。”鹤丸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互相轻蹭着,掩饰不住内心的紧张情绪。

“就算是伸出手也不可能够到的吧。”鹤丸吐了吐舌,冲他挤出一个鬼脸。

三日月只是笑了笑,伸手宠溺地揉了揉那柔软毛球的小脑袋。俯下身子坐在鹤丸身边,拉起一只小手覆在自己眼旁。



“月亮的话,现在就在这里哦。”

ひとひらの灰 片落之灰

•大概OOC


•suzusora


•勿带入三次元


•祝食用愉快






清晨的空气带着泽润的潮湿,草地上还挂着隔夜的露水。初升的一抹阳光温和地包裹着大地,世界仿佛是个还未睡醒的婴孩,一切都是那么静谧与可爱。

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伫立着一棵樱树,仿佛它要呆在那里直到永恒。樱花在光线的照射下是半透明的,能透出阳光的温暖。

淡粉的花瓣伴着一阵微风从枝头洋洋洒洒地飘落,轻抚过你的发梢。恬淡的清香和着暖春的气息钻入鼻腔。

树下的少年似乎听到了脚步的声响,转过头来,对着你微微一笑。

「そらるさん、桜がまた咲いたな」

------------------------------------------------------------

そらる从床上猛地坐起。

心脏在胸腔急促的跳动,颤抖着大口喘气。

又是那个梦。

因突然的动作造成供血不足的一阵眩晕袭来。他重新倒回枕头上,一只手搭在额前挡住自己的视线。

房间里一片死寂。

泪水伴随肩膀的剧烈颤动顺着眼角悄然滑落,打湿了两鬓的发丝。牙齿死死地咬住下嘴唇,阵阵压抑的抽噎声从喉咙深处传出。他不自觉地攥紧了另一只手里的照片。

照片上是樱树下一个棕发少年的笑颜。它的边角已有些泛皱,时光的残影在它身上留下痕迹。

そらる总是梦到这个场景。他伸手想要抓住スズム,却怎么也触碰不到,并且离他越来越远。そらる就一直跑,一直追,泪水在风中不住地流淌。任由そらる怎么呼喊,可スズム却依然笑着,离他远去。

然后そらる就醒了。

醒了之后就蜷缩在屋子里发呆。


至于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得两个月前说起。


那时两人因为学业的原因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终于放寒假了,他把スズム约出来时,スズム正戴着大大的口罩。

“生病了吗?”

“嗯,大概是感冒了。”スズム剧烈地咳嗽着

そらる帮他拍了拍背“这个天是有些冷。你多穿点,要自己注意身体。”

“嗯。”スズム依旧不停地咳着。

不知为什么,自那之后,スズム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最后直接住进了医院。

そらる没事就跑去医院陪着他,害怕他孤单。

有好几次そらる去的时候スズム已经睡着了。垂落的眼帘上,是不算浓密却整齐而又修长的睫毛,在末端微微上翘,轻轻盖在细嫩的脸颊上。

そらる每次总是忍不住要去摸一摸。然后,就像惊动了落脚休息的蝴蝶一般,轻轻扑打着它的翅膀。露出底下那双氤氲着雾气的温柔眼眸。它的主人笑着说,そらるさん、你来啦。

可是后来有一天,そらる再去玩スズム的睫毛的时候


他没有醒来


再也没有醒来


凛冽的寒风呼啸着,刮走空中任何的一点暖意。雪花一点一点的飘落,聚在枯萎了的樱树枝头,将它渐渐掩埋。

那天そらる趴在スズム的床边哭了很久。

后来回到家里,无意间在抽屉的角落发现了这张照片。

每年樱花开的时候,そらる和スズム都会去这棵樱树下坐着赏樱。这张照片上,是小时候スズム站在树下,转过头时そらる照下来的。そらる当时只是觉得,在スズム转过身来看向他的一瞬间,有什么东西把他的心一下子袭倒,然后就按下了快门。

そらる只顾着照相,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头上已经落满了花瓣。スズム噗嗤笑了一下,走过来将他头上的花瓣抚去。然后开心地对そらる笑着说



「そらるさん、桜がまた咲いたな」



努力一直憋住的泪水瞬间崩塌,大滴大滴地砸在照片里スズム的脸上。

从那之后そらる就一直沉陷在スズム离去的悲哀之中。


突然响起的一阵敲门声打断了そらる的思绪,弟弟端着早餐走了进来。

“にさん、你醒了。”

没有回应。

“……早餐我放在这里了…你多少还是吃一点。已经过了两个月了,这样下去身体是不行的…”

そらる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作为回答。

“那么我先走了…”弟弟默默地走了出去。

关门时,他顿了一下,说

“也许,世界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你应该出去看看。”

咔嚓

门关上了。


外面吗…

自己确实已经很久没有出去过了。

そらる坐起来呆呆地望向窗子,窗帘被拉得很死。光线像一只只精灵从外面飞快地冲进来,然后一头装在了帘布上,便失了活力般软软地飘落在底部,堆积成一块块光斑。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床头温热的牛奶与面包。



那么,我就来看看好了。



そらる自己也想不清楚明明在家里颓丧了那么久,今天怎么就鬼使神差地出来了。

他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习惯性地拐进了家附近的公园。

公园里几乎没什么人,这正合そらる的意。清晨的空气仍带着夜晚的凉爽,万物都在沉睡,雾气还枕在树的肩头,甚至能听到阵阵沉稳的呼吸声。一切都让人觉得清新舒畅。

そらる在里面简单转了几圈。走到自动贩卖机前,迟疑了一下,买了一瓶这种身体所不应承受的咖啡。

走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靠在椅背上。修长的手指勾住拉环,熟练地打开了易拉罐。望着不远处沙坑上玩耍的两个小孩,そらる陷入了回忆。

小时候他们也经常在这里玩。那时候そらる总是嫌弃老是跟在自己身后的弟弟,怎么都甩不掉,所以都不理他。这个时候スズム总会把弟弟拉到他身边,大家一起用沙子堆城堡。还记得那时他还很高傲地自称沙漠的国王,一脸得意地让弟弟傻乎乎地作这作那,スズム就在一旁偷笑。想到这里,そらる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后来的某个冬天的傍晚,スズム和そらる一起来公园散步。两人都裹着厚厚的围巾,戴着帽子。脸上却依然被冻的红扑扑的。他们各买了一瓶热可可捧在手上,温热的液体在冬天寒冷的空气中散发出阵阵缭绕的白气。

スズム侧坐在长椅上,背靠在そらる的左肩,小口小口地啜着杯里的饮料。そらる侧过头去,鼻尖一下就蹭到了スズム的头发。そらる贪婪地深吸了一口气,满满都是那种能让他安心的味道。褐色的短发映着夜晚黯淡的微光,仿佛如狐狸皮毛一般顺滑。

“啧,”そらる想道,“作为一个男孩子这头发真是软得不像话。”

“そらるさん怎么了?”スズム扭过头来看着他。

“啊,没,没什么。只是在想能这样呆在一起的机会以后还能有多少呢。”

“这个啊,”スズム侧过身子“因为最喜欢そらる了,想要守护,所以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哦。不要担心。”スズム对着そらる开心地笑着,深棕色的眼眸仿佛热巧克力一般将他温柔的包裹起来。

“你…你在说什么傻话啊。”そらる慌张地别过了头,嘟囔着。晃动着双腿却表露出了内心的高兴。

“我是认真的哦。”

“那…不许反悔。”

“嗯。”


泪水就这样悄然滴落。

そらる鹜地起身,将手里空了的易拉罐丢到垃圾桶里,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停下脑中的回忆。可那些沉淀了许久的记忆像是被突如而来的浪潮从海底翻涌上来,形成一股股的浪花,阵阵扑打着そらる脆弱的神经。


你这个骗子。

约定好的要一直陪在我身边呢?


そらる冲出了公园,站在路边轻微地喘息着。

抬起头便看见了不远处那个他们常去的樱树。

三月的樱花还没有开放,只是小小的缀在枝头。就像小孩子的犄角,青涩而又可爱。

让他想起儿时スズム的脸。


为什么,为什么到处都有你的影子。


そらる站在那里,眼泪被风干,然后,又有新的泪水流下来。


我还没有说出口啊。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应你啊。

你为什么就抛下我了呢。


そらる只是死死地盯着那棵樱树,泪水一涌而出,脚下不自觉地迈了出去。

耳边是急促的鸣笛和刺耳的刹车声。




我喜欢你啊。




そらる觉得自己就像是掉进了水里。

身体伴着一阵阵的浪潮轻微地上下波动着。

光线透过水底,折射到そらる的眼中。他艰难地抬起一只手,伸向那光源,想要握住什么。意识却开始渐渐模糊,视野也变得不再清晰,仿佛睡着了一般。和飘动的水草一起逐渐坠入海底。

潜意识中似乎有一个熟悉的拥抱,将他紧紧包裹。



能够传达到吗,这份心意。



醒来,睁眼。

刺眼的白炽灯光和白晃晃的天花板让そらる不得不又把眼睛闭了回去。他眯着眼大致环顾了一下四周,再加上空气中那浓郁的消毒水味,使他确定了自己正躺在医院里的事实。

可自己为什么会在医院?他记得他本来是在…在……



在干什么?



想不起来。



他从床上艰难地坐起来。可全身都瘫软无力,只好用手肘暂时支撑着身体。依稀记得那时耳边有阵阵急促的鸣笛声,而这之前和之后的一切却是完全没有丝毫印象。努力想要记起来什么,可越是去想,头越是疼的厉害。

趴在床边打盹的弟弟听到动静而醒了过来。看到半躺支撑状的哥哥赶紧起身将他扶起来坐好,靠在背后的枕头上。疲惫的眼神中却透着满是熠熠的闪光“にさん、你终于醒了!头还很疼吗?”そらる只是看着他,轻轻点了下头,没有说话。

弟弟叹了口气“怎么都不打声招呼就出去了?你一出事大家都被吓到了,奶奶也特别担心。以后在外面要注意安全知道吗?现在只管安心养好身体就够了。只是没想到你又去了那里,明明之前还说再也不想…”他突然似乎是意识到说错了什么话一般,立马捂住嘴巴,噤了声。

“…那里?”

“就是…你和那个人经常去的地方啊。”

“那个人?”

“は?!”对于哥哥的回答他感到有些奇怪,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一定是自己没表达清楚才不明白的,嗯。

“ス…スズム”

他小心翼翼的说出了这个曾经在哥哥面前绝对禁止出现的名字,声音轻的似一片羽毛飘落。

屋里安静的只剩因打点滴而产生的液体滴落声,缓慢却不失规律。它与墙上挂钟的秒针摆动声重合在一起,把时间无限地拉大,仿佛永远都被困在这片沉寂之中。




“誰か?”




两个月后そらる以奇迹般迅速的恢复力终于让医生同意他出院。因为离家很近的缘故,他是和弟弟一起走回去的。黄昏时分并不算炎热,街道上的人们也大多悠闲的漫步着。

落日的余辉洒在他的侧脸,勾勒出棱角分明的轮廓。そらる顺着光线的方向看去,不远处有一棵樱树正在安静的开放,被夕阳染成橙红色的天空与粉白的樱花交相辉映,仿佛融在了一起。

他停下脚步伫立相望,久久的凝视着那棵樱树。弟弟看到了他的举动,也只是默默的停下来,什么话也不说,眼底却透着一抹悲伤。

那棵樱树传递出一种莫名的温暖与熟悉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风卷起一地花瓣,带着那张被遗落在不为所知的地方的照片,在风中逐渐化为灰烬,裹挟着某份封存起来的记忆与思念一齐飘向远方。


「桜が、咲いだな」


END.
------------------------------------------------------------

我唯一的感想

就像这里面写的一样

有什么话一定要及时表达

不然也许真的就成为永远的遗憾了

所以我想说

谢谢一直以来大家的陪伴

我很喜欢你们

Saki.

《在这世界的尽头》

大地被烤得炙热不已,空中只有寥寥几只鸦雀伴着尖利刺耳而又冗长的鸣叫飞过,就连平日里最聒噪的蝉也不再吱声,有气无力地挂在树枝上,随着夏日的滚滚热浪轻轻摇晃着。

そらる有些烦躁地抬头看了看天空,伸出手来挡住刺眼的阳光,太阳裸露地挂在天上,散射着它自豪的光芒。空中甚至没有一片可以遮阴的云彩,只剩下纯净的快要透明的蓝,像是不经意打翻了的颜料在水中一丝一缕地晕染开来。

可人们似乎毫不在意这些,在烤得有些焦味的柏油路上来来往往。そらる找了个长椅坐下,躲在树荫下面,树叶将光线细细地剪碎,形成斑驳的光影投射在他的身上。他猛吸了一口手中的可乐,一阵冰凉顺着喉间滑向胃底,温度的差异不禁令他全身颤栗了一下。

今天是儿童节。

看着一群小孩子在自己面前挥舞着魔法棒相互追逐嬉闹,发出阵阵清脆愉悦的笑声,一脸兴奋地拖着大人迫不及待地冲向游乐设施的样子,そらる不禁思考起来自己是为什么在这里。

一切缘于与スズム的一场“交易”?

“そらるさん,明天一起出去吧!”スズム一屁股坐上沙发兴奋的说道。

“不去。”そらる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地答道“明明是这么热的天气,待在家里吹空调不是很好吗。”

“明天是儿童节啊!”スズム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说道。

“又不是小孩子了。”

“但这是そらるさん成年前的最后一个儿童节了吧,应该做点有意义的事留下回忆才对!”スズム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都说不去了。”そらる将手中的杂志翻向下一页,继续专注其中。

“そらるさん知道要去哪里吗,”スズム故意停顿了一小会儿引起そらる的注意,“是游乐园噢,そらるさん也很久没去过那里了吧”

游乐园?そらる的身体微微一怔。自小学之后就再也没去过那种地方,那儿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已成为了有些模糊泛黄的记忆。这么一想似乎也挺想去看看。

“那种幼稚的地方我可不会去。”そらる用手中的杂志挡住自己因撒谎而通红的脸。

“诶,这样么。”スズム早已看透そらる一脸已有些兴趣,可却对自己之前全然的否定不知如何改口的心理,“那么,就当是和我的一个交易好了。”スズム露出一脸狡黠的笑,“我帮你抽卡,你和我去游乐园,怎么样?”

そらる从杂志后露出一双眼睛偷偷看了一眼スズム的表情然后立刻躲向别处说道,“成交。”接着立马转身去收拾起了东西。

“真是不耿直啊~”スズム笑着摇了摇头。

事情就是这样。

真是狡猾的狐狸呢。

そらる已经在长椅上坐了将近10分钟,却依旧迟迟不见スズム的身影,他随手理了理额前被汗水浸得有些湿润的头发,开始有些不耐烦地东张西望了起来。

不远处一直有个熊人偶装扮的家伙在给小孩子们发放气球。在这么热的天气里还穿那么厚也真是蛮拼的啊,そらる这样偷偷地想着。这时,那只熊正好也转过头来看向他,そらる赶紧别开了目光。

没想到那只熊竟向他摇摇晃晃地走来,步态臃肿,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摔倒在地动弹不得。走到他的面前,微微躬下身子,递给そらる一个气球,就像给那些小孩子一样。“呃...我...不用的。”そらる摆了摆手,极力地在这个有着浑浊不清、死气沉沉的眼睛和毫无表情的熊脸面前表现得“友好”。

但它似乎并没有打算把手收回去的意思,身子一动不动,手臂伸得僵直,两眼直直地盯着前方,也不知到底在看哪里。“那...谢谢了。”そらる迫不得已地收下了气球。在伸手去拿连在气球上的绳子时,这只“熊”发出了与本身略微可怕的脸相比让他感到温柔许多溢满高兴情绪的声音,他甚至可以想象出这毛绒头套里的一张笑脸。

“儿童节快乐,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立刻认出了这声音,“スズム...?”

“对不起啦让你久等了。”スズム将熊头套取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可是带着头套完全看不清楚。そらるさん可真会找地方啊,躲在树底下一直都找不到你!”

“那是你蠢。”そらる毫不留情地说道。

“什么啦,明明都是这个熊头套的错...”スズ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所打断。

转过头,看到一个白色头发的八岁少年跑向不远处的红发女子躲在她的身后,哭号道,“啊啊啊妈妈!那只熊的脑袋断掉了,而且里面还有一个脑袋,好可怕啊呜呜呜!”

“まふまふ不要哭啦,它是因为做了坏事而受到了惩罚噢。”

“是...是这样吗?”まふまふ不停地颤抖抽噎着问道。

“是的哦。”红发女子拿出纸巾轻轻擦拭着他脸上的泪水,“所以说,まふまふ一定不要做坏事哦!”

“我知道了妈妈!我绝对不会的!”少年揉了揉红红的双眼,鼓起腮帮一脸认真地说道。

看着那对母子渐渐远去的背影,そらる幽幽地说“现在我同意你的话,都是熊头套的错。” “......嘛,别管那个了。我们也赶紧玩起来吧,要度过有意义的一天呢!那么我们先去玩这个!然后是这个!然后那个!...”

整个下午,そらる一直被スズム拉着跑来跑去。即便是平常几乎面瘫的そらる也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大家的笑声和尖叫声在整个游乐园里回荡着,溢满幸福的声响。

时间不知不觉在跳楼机的忽高忽低中偷偷溜走,正午刺眼的阳光已经转为夕阳的金红最终渐渐成为夜晚的昏暗。游乐场上的灯光逐渐也亮了起来,成为一个绚彩缤纷的世界。

“哈哈哈,そらるさん真是可爱啊。明明进鬼屋之前还说这种东西才不会怕,进去之后就一直死死抓着我,不管怎么说都不肯撒手呢哈哈哈哈哈哈!”スズム笑得直不起腰。

“你个笨蛋别这么大声说出来!喂喂不要笑了啊,真是!”そらる羞红了脸,气鼓鼓地说道。

“哈哈哈,好好好我不笑了。最后我们去坐那个吧!”スズム指着不远处的摩天轮说道。

“唔...…好。”

游乐场上的灯光似乎是要照亮整个天空。远处高高低低的楼房在漆黑之中也亮起了灯,像是无数只黑猫的眼睛闪烁着星辰般的光芒。夜晚的游乐场已没有了白天的喧闹,像是只属于他们两人的世界。

传说,坐摩天轮的恋人终将以分手告终。可若在摩天轮转到最高点时接吻,他们便能永远在一起,获得幸福。像摩天轮一样一圈一圈地周而复始,不论几世,最终也会相遇相恋。

“呐,そらるさん,今天开心吗?”

“嗯。很久没有这么痛快的玩过了呢。”そらる愉快的呼了口气“スズム你呢?”

“我也很开心哦!只要そらるさん开心我就开心啦!”

“...真是个笨蛋。”

接着便是沉寂,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

摩天轮载着这份尴尬压抑的情绪一点一点地升高。

“そらる...我是认真的哦。”スズム突然转过身子正对着そらる,眼里充满着与平日里不同的认真的色彩,“そらる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我想要一直陪在そらる的身边,不论是哪里,即使是在这个世界的尽头,也想要和你一直在一起。”スズム突然停了下来,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红着脸说道。

“我喜欢你,そらるさん,我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そらる有些不知所措。这种话完全不像这只狐狸平日里的作风。

到底是藏的有多深啊…笨蛋。

“……”そらる张开嘴想说些什么,スズム却伸出一只手指轻覆在了他的嘴唇上,想要说的那句话也被封住而咽了回去。摩天轮渐渐旋转达到最高点,漆黑夜空中悄然绽放的花火形成最美的风景。

“今后的路,也一起走下去吧。”

そらる只听到スズム在他耳边轻声的呢喃,他的气息轻喷在他的颈上。接着便是唇上一阵柔软微润的触觉和溢满鼻腔的属于那个人的味道。

不远处树上系着的风铃伴着夏夜的阵阵凉风微微摇动,发出清脆的响声。随即便藏匿在巨大的烟花声之中,微弱的轻响却敲出了未说出口的细语。

那么约好了哦

要陪我

即使在这世界的尽头

END
--------------我是切割线你别看我---------------
能参加这次联文真的很开心!拖延症晚期赶得有点急,应该是垫底作,大家的写的都超棒qwq 祝食用愉快!有不好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教!如果能觉得开心就太好了w 【其实红发女子是tinx